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老街腾龙国际-17708846600

搜索
热门搜索: 活动 交友 discuz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分享至:
推荐阅读
查看: 187|回复: 0

老街大庙与果敢人

发表于 2020-09-07 12:04:14 | 187人看过0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1:51
  • 签到天数: 433 天

    [LV.9]以坛为家II

    3458

    主题

    3752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275
    QQ
    发表于 2020-9-7 12: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像李招弟、张小慧这样因出身贫寒而且还没有国民身份证件的果敢人,他们虽然出生、成长并居住在缅甸联邦国土内,但百分之八九十都没有到过果敢以外的缅甸地旅行,离果敢本土最远的中国他们只到过南伞或孟定,离果敢本土最远的缅甸他们顶多只到过腊戌。由此足以想见,那些既不爱阅读,又不喜欢看新闻和电影电视剧的青年,他们的世界有多小,见识有多浅。他们不仅不了解外面的世界,就连他们出生的国家他们也所知甚少。由于语言上和文化上的隔阂,加上民族习俗差别巨大,在很多果敢人的认知里,缅甸反而像是异国而非祖国。
    timg.jpg
        由于缅甸政府的民族政策没有赋予他们真正的公民权利,没有公民身份的果敢人等于被剥夺了在缅甸国内自由往来的权利,所以,凡是缅政府的辖区就成了他们不能去的禁地,加之不曾接受过缅文教育,于是,在绝大部分果敢人的内心里,从缅甸国土到缅甸首都,从缅甸语言到缅甸文化,从缅甸明星到缅甸的流行歌曲,李招弟和张小慧她们都一概不知、不晓也不爱。果敢人自幼所传承的、所喜爱的、所认同的全都是汉民族的东西,李招弟虽然出身果敢贫困山区,但自幼所遵循的全都是汉族传统礼仪。在宗教信仰方面,果敢人既信奉南传小乘佛教,也信仰道教,同时还把儒家的一些宗族制度封建礼教当作信仰来遵奉,另外,当地一些少数民族敬畏的鬼神,她们也会跟着敬拜,但几乎所有果敢人都像张小慧和李招弟那样——最信的是观世音菩萨。
        每年农历二月十九的观音会是果敢民族最重要的宗教活动之一,是果敢民间最大的一个自发性盛会。一般会期为期三天,从二月十八日起至二十日。所谓“观音会”是果敢人的习称,这是信众在观世音菩萨成道日这一天举办的由法师建道场祭拜神佛的法会,果敢人把这一连三天的祭拜活动统称为“观音会”,而且,自18世纪果敢杨氏土司主政果敢以来,果敢的历届执政者和民间就非常重视举办观音法会。在举办法会期间,每天到庙里进香许愿作法供奉的信众通常会把整个庙宇挤得水泄不通。
        今年的观音会老街大庙里依然人头攒动,场面非常热闹。离大庙很远处就可闻到浓浓的檀香纸火味,也可看到源源不绝冲天而起的焚香烧纸的浓烟。
        招弟的母亲赵小焕趁观音会之际,从乡下来到老街赶庙会为家人祈福,顺便看望在老街打工的女儿。因为招弟害怕请太多假被扣工资和奖金,再者往返搭车也不是很方便,所以,平时过年过节也就很少回家。而赵小焕要在家里照顾孩子和小杂货店,料理自家的小菜园,因此,母女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乡下人不喜欢出远门,除非有很重要的事要办,否则,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出一趟远门。赵小焕这次出远门既是为了女儿也是为了到老街拜观音,所以对她来说是一趟非常重要的行程。
        绝大多数果敢人都比较信奉观音菩萨,认为菩萨能够保佑自己和家人的平安,所以每年观音会期间,许多山区老百姓都会抽空专程赶来老街观音庙里叩头敬香,烧表祈愿。求观音菩萨保佑一家老小四季平安,兴旺发达。
        为了满足信众百姓的心灵需求,道士先生发明出了一种作法祭祀仪式叫做“百解”,每逢观音会期间,很多信众都会请道师帮他们做“百解”,而所谓“百解”就是“解除一百种灾难”的意思。做百解的过程,负责开坛做法的道士会把信众欲求解的事项写在一张特制的纸上,然后诵读焚烧,这道程序叫做“烧表”,所谓“烧表”,相当于向天庭上奏章,把自己的诉求写成一份文书焚化呈上。
        很多果敢村民对老街观音庙的崇拜,不亚于回教徒前往麦加、藏民前往拉萨。有些村民,倘若不能如期前往参加观音盛会,便会终年感到惴惴不安,心神不宁。反之,只要是能在观音会期间到观音圣像面前烧上几柱香,叩上几个头,捐点功德香油钱,然后再抽上一支好签。那么,这些信徒就会像城里人买了高额保险一样,心里倍感踏实。那感觉就像交过保护费,有了观音菩萨“罩”着,这一整年就不用再担心什么妖魔鬼怪来侵害了。最近两年来,越来越迷信神鬼力量的张小慧遇到观音菩萨诞辰这样的日子,当然是要沐浴更衣前去敬拜了。
        观音会当天,李招弟特地请了一天的假,约上小慧陪着母亲进庙上香、烧纸、磕头、抽签。
        赵小焕一边上香烧纸,一边吩咐女儿到观音殿中的所有神像前磕上三个头。庙中大殿内供奉着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和十二元觉。招弟一共叩了四十多个头,才算把众神佛逐一敬拜完毕。这么多个头磕下来磕得她有点晕晕乎乎,等出得殿来,才想起自己刚刚只顾着磕头,连所叩拜的神仙菩萨长什么模样都忘了抬头看上一眼。反正果敢人认为见庙烧香,见佛磕头准没错。招弟回头寻找小慧,发现小慧还在各个神像前认真拜着,口中念念有词地祈祷着,样子甚是虔诚。母女二人一边说话,一边等着张小慧出来,然后,便相约一起去大庙对外开放的免费食堂,领取饭盒充饥。
        庙会活动期间,寺中有免费的素食供应,一大早,伙食堂门前便挤满了人。招弟陪着母亲和张小慧在饭堂前排队领取免费盒饭。招弟和小慧在老街市区生活久了之后,也开始沾染了一些城里人的虚荣心,对一些行为也因碍于面子而有所顾忌。
        招弟看着母亲像乞丐一样,挤在人群中扯着嗓子只为求到一盒免费的斋饭,这种行为让她感到很丢脸。她们排了十多分钟的队终于领到饭盒之后,赵小焕率先找了一个人较少的墙角,在上面铺了几片包装箱的纸就地坐下,并喊小慧和女儿赶紧坐下吃饭。招弟虽然此时也有点饿了,但却不好意思在人来人往的大庭广众之下坐在地上吃饭。母亲叫她快吃,招弟才勉强食不下咽的吃了几小口,便因菜不合口而盖上饭盒,正拿起来打算扔掉时,赵小焕见状赶紧一把拿过去说:
        “这么好的饭菜,怎么能丢掉呢,你不怕雷公老爷打呀?”说完便打开招弟吃过的饭盒吃了起来,直到将里面饭菜一粒不剩的吃进肚里,才随手扔下空空如也的白色快餐盒。
        吃过饭,赵小焕拿出刚才在庙里抽的签,要小慧解释给她听。小慧摆摆手说:“我识的这几个字还是你姑娘教我的呢,你叫她读给你听吧,我读不来。”招弟拿起纸签读了两行发现里面有好几个生僻字便念不下去了。
        小慧见状说道:“我刚才也抽了一签,本来还打算回到宿舍叫你帮我解释呢,看来是不行了,我们还是去请人家帮解释一下吧。”于是,她们三人只好去请那位在庙门外专门摆摊解签的老先生解说签文。
        庙门外,沿路两旁摆设着许多卖香火纸烛的小货摊。庙会期间,四周边民前来赶会的人数多达上万人。通常在那三天的时间里,庙会就变成临时的集市和民间娱乐场。
        在果敢地区,哪里有活动,哪里就有人前去摆摊设赌局,就连观音会这种倡导清心寡欲的宗教活动也不例外。赌博,似乎已然成为老街人最钟爱、最平常,又最“老少咸宜”的主要娱乐活动。
        观音殿上十几名道士先生朗朗的诵经声从经坛前传出,大庙内烟雾弥漫、烟灰冲天,熏得在场的人们泪眼婆娑,仿佛人人都被神恩感动涕零似的。
        焚香炉中的火势旺得人们无法靠近前去将香纸恭恭敬敬地放进炉中焚烧,于是,信徒们只能用“扔”的方式把手中的香纸丢进大香炉中焚化。由于信众太多,焚香炉不够用,主办方还在庙前的广场上用砖头砌了一个大圆圈,以充当临时香炉,于是,便看到人们围着一个大火堆,往上面扔香纸,扔完之后还要向大火堆磕头的奇怪场面。
        老街大庙是果敢最古老的庙宇之一,是许多人到果敢必会前往一游的旅游胜地。庙中悬挂匾额的落款有好多块都使用“宣统”、“光绪”等清王朝年号,透露着果敢曾经与满清皇朝的历史关系,同时,也向人们说明了这座大庙的年龄。大庙坐落在老街市中心的街后,坐南向北,占地面积约10亩。
        “大庙”是果敢人的习称,事实上这是一座由关帝庙和观音庙组合而成的综合庙宇,保留着果敢宗教信仰、传统风俗和地方史等多种相关信息,大庙的建筑是传统的中式风格,庙内汇集儒、释、道三教的神像,既是当地民众祈福问吉凶的神灵,又是举办宗教活动的场所。庙宇规模经过历年反复多次修缮而成,现有三殿、六厢、两耳房、一照壁,一广场,二庭院、四花台、公共厨卫具全,除主体观音殿和关帝殿两大殿之外,还设有财神殿和魁星殿,庙内各殿之间开设有月形拱门,供奉的神灵涵盖儒家、道家和佛教的神仙圣人,从关羽、周仓、关平到赵公明元帅;从土地神、山神到文昌君;从观世音、地藏王等诸菩萨到地母、八仙、哼哈二将,其中还包括一些神兽,可谓包罗万象,神佛齐聚。老街大庙内供奉的神像基本反应了果敢人民的信仰情况,那就是——满天神佛,什么都信。
        关于观音庙的修建流传着一段传奇故事,话说,时任土司杨国华,人到中年仍无一子承欢膝下,在旁人的点醒下,土司官亲自前往云南大理观音堂恭迎来了观音塑像一尊,早晚顶礼膜拜,虔诚祈祷。仿佛当真菩萨显灵,第二年,杨国华土司夫人竟然顺利产下一子。取名为杨春荣,这就是后来的第三代世袭果敢土司。
        为了还愿,报答神恩,杨国华土司便大兴土木在原先就有的关帝庙后面空地建起了一座观音庙。派人从中国保山一带请来了当时建筑寺庙的名工巧匠及绘画雕塑方面的艺人,依照中国传统庙宇模式兴建,并另塑一座大型观音金身法像。建成后的新庙宇一派金碧辉煌,雕梁画栋,庄严典雅。相形之下,原先那间以茅草作顶、泥土挂墙的关帝庙便显得极为寒碜,二者并列一地观之也极不和谐。于是,杨国华土司又下令拨款重建关帝庙。因此,可以说老街的关帝老爷是沾了观音菩萨的光,才得以建成今天这般规模的。
        关帝庙之所以建在观音庙之前也是有历史原因的,话说当年清兵入主中原后,有一部份汉人便暗自组织民间反清帮会——洪帮。而洪帮正是以关羽的忠义作为信仰的“神灵”,并以此号召明朝汉族后裔效忠大明,从事反清复明的革命活动。十九世纪后半期,由于果敢出产优质鸦片,引来了大批四川、云南、湖南等地的中国商人涌入果敢经商,这些商人中有很多都是洪帮弟兄,因此,所到之处便会设立堂口,发扬洪帮精神。
        最初,杨土司家族中的官亲官戚有几位主动参加了洪帮,并且被推举为“华英公”,当果敢大水塘的官老爷们成了洪帮的大爷之后,于是并在弟兄们的怂恿下,在老街后面的一块空地上修建了一座关公庙。当初修建之时,仅建成简易的草房作为庙社,但随着洪帮的壮大,关公庙也陆续得到扩建。然而在大清朝政府的施压下,杨文炳土司接任后下令严禁洪门弟兄在果敢开展活动,从此,果敢的洪帮便慢慢销声匿迹,关公庙也就随之被封,日后也就再也无人去复修和兴建它。直到杨国华为感神恩大兴土木兴建观音庙,关公庙才得以“托菩萨之福”再次重建。
        老街大庙曾于1968年遭受战火的摧残,为了打击敌军,缅共军队曾经炮击大庙,致使大庙多处受损。此后便无人管理,任其倒塌。之后中国破四旧之风刮到果敢时,这座建筑又惨遭浩劫,神像被毁、房屋被拆,既不准百姓进庙上香,更不准群众到此举办法会,使得大庙一度成了一座无人光顾的废墟。再后来,老街人创办小学校时,就把这座现成的庙宇简单修缮后当作校舍和教室。果敢老街大庙就像一位命运多舛的老人,在历经众多莫名降临的劫难的过程,一一见证了果敢的世事变迁。
        李招弟和张小慧都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山里人没有条件举办什么大型的庆祝活动,群众性娱乐生活非常少,所以,她们非常喜欢看热闹,每当老街地区举办什么性质的群众性活动,她都会约朋友前去溜达上几圈。
        公元2006年3月10日,果敢地区有史以来最大的佛寺——昔娥卧佛寺竣工并举行落成开光典礼。周边村民信佛的群众几乎全都到那里,就连不信佛的民众也会前去凑热闹。
        卧佛寺座落于东山区民族乡的昔娥村,昔娥村距离老街市区仅有六七公里之遥。卧佛寺依山而建,塑有一座长约19米的巨型卧佛,在其左右侧塑有10余尊小型佛像,属于典型的缅傣式佛像。其西侧有一个石洞寺,承建方根据天然岩洞修建了石洞寺,总进深约100余米,洞内的高度和宽度平均约有10米,洞深处还有暗河溪流常年不枯。建成洞寺之后,里面设由电灯照明工具,洞内怪石峋嶙,凡洞身稍宽敞之处皆塑有各种大小不同的佛像,共计塑有40余尊,形态各异。
        卧佛寺工程耗资约200万元人民币,历时三年才建成。由于卧佛寺是一位高僧建言特区政府主席修建,所以未竣工就已名动四邻,此刻开观典礼的隆重举行,自然吸引了无数善男信女前往顶礼膜拜。如此大规模的佛事活动,如此大投资的佛寺,果敢地区在历史上还从未有过,许多非佛教徒都抱着看新奇、见证历史的心态前往观礼。人们似乎都觉得这么大的盛会不能不去,不管多忙都要想办法抽出时间去凑凑热闹,好像错过这一次盛会就会给自己造成多大损失似的。至于盛会的内容是什么、为什么举办,举办的意义何在他们并不在意也没有兴趣深究。尽管这是一场佛事活动,但卧佛山下的沿路两旁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赌博游戏,供游人娱乐。
        老街有一个见怪不怪的特点,那就是凡有公共性的佳日活动,就必有关于赌博的游戏,在老街地区仿佛除了赌博,就再也没有其他娱乐活动能把人群吸引。主办方可谓审时度势,投其所好,但却将这原本倡导清心寡欲,戒色戒贪的佛教胜地和庄严的开光典礼,硬是掺和进了那蛊惑人心、腐蚀人性的聚赌活动,令这场佛事活动,几乎演变成赌徒们狂欢的娱乐场。而且,那些赌博摊前,还经常能看到一些身披袈裟的小和尚在赌钱,这情景让那些原本就不喜欢佛教的人更加笃定地认为“有些人宣扬宗教不过是一种谋生手段而已”。
        对于年轻漂亮的少女而言,在盛大活动中露脸无疑是一次充分展示自身美貌的好机会。没有情郎的,希望能在此幸运的邂逅一位白马王子;已经名花有主的,却不甘心自己的美丽花容只为一个男人绽放,于是,便想趁此良机去赢得更多赞美的目光,聊慰那颗不甘寂寞的芳心。因此,几乎每一次的民间风俗活动,都会像举行选美大赛一样,忽然间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众多美女,一个个打扮得像要出嫁的新娘子或是即将登台演出的戏子,花枝招展,争奇斗艳,各显风骚。
        这天,张小慧和李招弟刻意穿上了一套傣式服装,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挤在人群中参加盛会,两人挤在人群中前去瞻仰巨型卧佛。平时看起来还有几分姿色的张小慧和李招弟此时处在一群群年轻媚妹当中,显得颇为平凡。像这样的场合,如果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级的美女,抑或身着奇装异服发型前卫的人士是很难吸引到众人的眼球的。不过,因为出发之前有精心打扮过,所以小慧和招弟这两位年轻的果敢姑娘,对某些男性也是很吸晴的。
        卧佛寺主题佛殿之下的广场上和必经之路上,两侧摆满了小吃摊和赌摊,当天坐在路边小吃店里的男人们,大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在小吃店里一坐就是老半天,目的不是为了吃东西,而是为了喂自己的眼睛吃冰淇淋,所以,他们总是毫不客气地盯着来来往往的美丽女人们,路过的女孩们则会卖力的扭着小蛮腰,摆着小翘臀,仪态万方的在公路上展示着自己的美,恨不得立马就将在场男士们的魂魄给撩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从此对自己府首贴耳,唯命是从,甘愿一生为自己做牛做马。相比之下,也许专来寻芳猎艳的男人们心里所思所想,恐怕就会龌龊和恶俗得多了。
        数十位僧侣异口同声颂经的声音通过音箱传出来,回荡在整个昔娥村上空,一连三日不分昼夜片刻也不曾停歇。这场开光法会由傣族僧团主持,所以,经文都是用傣语念颂。一些年长的傣族、德昂族大爷大娘们,神情肃穆地跪坐在卧佛前的大堂上听经礼佛,而年轻的小和尚则被这盛大热闹的场面给勾走了心神,时不时地偷偷向着漂亮女施主脸蛋上和身上匆匆瞟去几眼。
        小慧和招弟往人丛深处转了一圈,遇到几个前来搭讪的男青年都是些流氓型的社会小混混,头染红发,身着奇装异服。她俩在老街上班多年对这一类男人见得多了,并不予理睬。在返回的路上,两人走进了当地有名的小吃店,刚进门就看见赵丽娇和一个没见过面的男子也在店里一角吃东西,小慧装作没看见并故意选了一个视线刚好可以避开赵丽娇的餐桌,赵丽娇不知是没有看到张小慧还是故意回避,她的眼睛一次也没有望向张小慧所在的方向,非常用心的吃着她桌上食物。
        小慧早在几个月前就听说赵丽娇已经结婚了,因为已经断绝往来,所以小慧不知道她的丈夫不是眼前这个男的。她没有告诉招弟那桌在靠窗角落处侧对着她们着装时髦的女人,就是自己曾经多次向她提起过的赵丽娇。
        坐定后,招弟和小慧各自点了一份牛撒撇和二杯柠檬汁。在等食物上桌之前,招弟环顾四周打量起店内的客人来。前来吃东西的几乎全是成双成对的青年男女,昔娥傣家风味小吃跟昔娥的田园风光一样,在果敢颇有几分美誉。有道是“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家店的傣式风味小食地道而可口,傣式庭院洁净而素朴,店外就是一片稻田,昔娥小吃店虽然隐身于离老街几公里之外的傣族小村庄里,但每天都会有许多慕名而来或念念不忘美味而重返的食客,经常不辞路远驱车前来一饱口福。小慧见小店比上一次来又多设了几席客座,同时也作了些美化小店的装潢,看来这家店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这家店址位于“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优美环境中的昔娥傣族小吃店,俨然已经成为一个情侣约会谈心、品美味、话风月的好地方。
        招弟边吃边对小慧说:“你以前来过这里吗?我今天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不知道文婷姐有没有来过,今天早上我打电话约她来看大佛开光,她说不喜欢热闹,怕热、怕晒,硬是不肯来。改天有时间,我们再专门约她来这里吃东西好不好?因为这个地方有田坝有大榕树又有一个荷花塘,不做大摆的时候这里应该是很安静的,我猜文婷姐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小慧说:“好呀!听说年底中国的镇康新县城要在南伞举行县城搬迁仪式庆祝活动,还会请大歌星来唱歌,到时候,我们俩把她也约去凑凑热闹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将意见发给我们
    • gongwucy@126.com

      kokangnet@163.com

    联系我们
    • 缅甸电话:09452000446

      中国电话:+8615308830553

    24小时全民服务热线
    • 缅甸:09452000446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街腾龙国际-17708846600 ( 鲁ICP备16009248号-1

    GMT+8, 2020-10-1 03:34 , Processed in 0.163015 second(s), 33 queries.

    果敢新闻网站 kokang Copyright
    © 2001-2013 果敢大众网.    版权所有:缅甸果敢自治区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